张宇:深刻把握社会主义条件下经济与政治的辩证法

乐橙国际官网在线

2018-10-18

张宇:深刻把握社会主义条件下经济与政治的辩证法http://:30:1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字号】  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程中,如何正确认识和处理经济与政治的关系,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是一个重大的理论和现实问题,需要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观点作出科学的说明。   经济是政治的基础,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没有离开政治的经济,也没有离开经济的政治  历史唯物主义关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具有反作用的原理,揭示了经济与政治的辩证关系,但在不同社会形态下,二者的关系具有不同特点。

  在资本主义之前的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生产资料占有权与政治统治权通常是结合在一起的,剥削阶级对劳动者的经济统治主要是通过超经济强制实现的。 因此,就形成了一种流行观点,认为是政治权力支配着经济生活。

到了资本主义社会,随着私有制和市场经济成为支配经济生活的普遍原则,市场与国家、经济与政治出现了明显的分离。

于是,又形成了另外一种流行观点,认为经济和政治是两个彼此独立、互不相干的领域。   这两种观点都割裂了经济与政治的辩证关系,是不正确的。 马克思主义认为,所谓政治,是指参与国家事务,给国家定方向,确定国家活动的内容、形式和任务,处理各阶级和各社会集团之间的关系;经济则主要指社会的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等活动。 经济与政治的基本关系是:经济是政治的基础,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二者既有区别又存在密切联系,没有离开政治的经济,也没有离开经济的政治。

  首先,社会的阶级划分或政治关系形成,是以生产关系特别是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为基础的。

人们在生产资料占有上的分化,导致了阶级的出现,国家就是阶级统治的工具,“它照例是最强大的、在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的国家,这个阶级借助于国家而在政治上也成为占统治地位的阶级”。 从表面上看,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和政治是分离的;但实际上,现代资本主义国家,“不管它的形式如何,本质上都是资本主义的机器,资本家的国家,理想的总资本家。

”资本主义社会所谓的民主政治,在很大程度上是资本主导下的政治游戏,是金钱政治,归根结底是为资本主义经济服务的。

  其次,经济制度的建立、发展和有效运转,必须依靠国家政权。 毛泽东同志曾对社会革命的规律作过精辟概括:首先制造舆论,夺取政权,然后解决所有制问题,再大大发展生产力。

他还指出,这个一般规律,对无产阶级革命和资产阶级革命都是适用的,基本上是一致的。

因此,无论在哪个社会,国家和政治的作用都是至关重要的,它们的作用如果发挥得好、如果与经济基础的要求相一致,就会推动生产力发展;相反,则会给生产力发展带来巨大损害。

  第三,在现代社会,总有一部分国家职能属于经济职能,一部分国家行为属于经济行为,如财政税收、货币政策、收入调节、社会保障、市场监管、科技创新、环境保护、教育卫生,乃至直接投资基础设施和建立国有企业等。

国家的这些职能和活动既是政治性的,又是经济性的。 这部分职能和活动越多,经济和政治重合的部分就越多。 从现代市场经济发展的趋势看,国家承担的这部分职能和活动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了。   正是因为经济与政治之间存在密切关系,所以马克思主义一贯反对脱离政治的所谓“纯经济分析”。

马克思明确将自己的经济学称作无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而把那些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经济理论称作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 列宁深刻指出,一个阶级如果不从政治上正确地处理问题,就不能维持它的统治,因而也就不能解决它的生产任务。

  经济与政治之间的这种密切联系,不仅为马克思主义所认识,也为一些西方学者所承认。 美国著名学者查尔斯·林德布洛姆说,“不管是政治学或者是经济学,从一定程度上讲,由于它们各自孤立地研究问题,都已陷入了贫乏枯竭的状态,结果是两头空。 ”另一位著名学者乔姆斯基更是一针见血地说,新自由主义的理论和政策代表了极端富裕的投资者和不到1000家庞大公司的直接利益,只不过是少数富人为限制民众的权利而斗争的现代称谓而已。

  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经济与政治实现了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上的有机统一,为生产力发展开辟了广阔道路  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与发展,同以往一切社会的情况都不同,不是自发的,而是自觉的;不是为了少数人的利益,而是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是在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指导下,在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领导下,有计划、有目的、有步骤地进行的。 革命是如此,建设是如此,改革也是如此。 由于这个原因,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政治对经济的影响就比以往一切社会都要大得多、深刻得多。

  社会主义发展的自觉性是由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特点决定的。

在以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存在着尖锐的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因此难以形成共同的社会利益和统一的社会意志,社会发展总体上是自发的、盲目的。

与资本主义制度不同,社会主义制度是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的,国家是生产资料公有制的人格化代表。

这样,在人类历史上就出现了一种新的国家形式,即经济和政治有机统一的社会主义国家。 在这里,国家不仅是社会主义上层建筑的核心,作为政权组织处理各阶级和阶层的关系,通过立法、司法和行政部门维护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正常经济秩序,从上层建筑角度保证和促进生产力发展;而且是经济基础的核心,作为生产资料公有制的主体,代表全体人民的共同利益,深入到社会经济生活的内部,行使对生产资料的管理权,以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   社会主义国家经济与政治的有机统一,为克服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的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有制之间的矛盾,以及由此导致的阶级对立、贫富分化、经济危机、金钱政治和社会的盲目无政府状态等深刻弊端,创造了制度保障,为社会生产力发展开辟了前所未有的广阔空间。 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一个重要表现,也是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一条重要规律。 毛泽东同志指出,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

政治和经济的统一,政治和技术的统一,这是毫无疑义的。 邓小平同志强调,“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优越性在哪里?就在四个坚持”,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习近平同志指出,坚持党的领导,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一个重要特征。 这些重要论述,深刻揭示了社会主义条件下经济与政治有机统一的辩证关系。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随着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和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的发挥,经济与政治相互联系和相互作用的具体方式无疑与传统计划经济条件下有了很大不同,但经济与政治有机统一的规律不会有根本变化。